济南网约车市场不再一家独大

网约车市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不少省城市民发现,美团、高德等平台上加了很多原来不知名的网约车平台,不少平台还发数额不等的红包

        网约车市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不少省城市民发现,美团、高德等平台上加了很多原来不知名的网约车平台,不少平台还发数额不等的红包以赢得用户。专家表示,这些平台投入网约车领域,将会对网约车巨头形成冲击。同时,面对这种新约车方式,法律责任归属仍无明确规定。

网约车平台五花八门

运价要比出租车高不少

近日,经常打车的省城市民高先生发现,高德、美团等平台陆续上了很多之前从没有听过的网约车平台,比如说阳光出行,妥妥E行、安安用车等等。“之前也是偶然的机会用了一下,输入地址后就会出现各种平台和预估价格,有些差别还很大,关键是叫车时间比以前少了,毕竟上面的车型很多。”

(网络图)

高先生记得,当时网约车刚刚登陆济南的时候,打车非常便宜而且接单很快,后来市场稳定下来后,不管是打车的价格还是等待时间都增加了不少。“难道网约车市场又要回归原来的状态吗?”

今年8月份,阿里旗下的高德地图率先推出了有别于滴滴、神州等平台的网约车平台,被业界称之为聚合平台。当月,高德地图上便接入了40家出行平台。随后美团、百度、携程等平台也纷纷上马聚合平台。

百度地图上聚合了多款打车软件。

连日来,记者对这些聚合平台在省城的经营模式进行了体验。高德地图有五种车型,分别为出租车、经济、舒适、商务以及豪华。其中,出租车为聚的、首约、嘀嗒,经济有曹操新能源、滴滴快车、妥妥E行、阳光出行、及时用车、安安用车,舒适有曹操专车、神州专车,而商务和豪华包含了前面的品牌。

美团打车以及携程打车跟高德地图类似,也包含五种车型,但是每种车型都二三种,数量少少于高德。而百度打车有三种车型,但是快车有六种,携程、秒走位列其中,专车则主要聚集了秒走、携程、阳光以及首汽。

记者以历山路泺源大街为起点,以火车站为终点测算聚合平台的预估价格。其中,高德为24元至61元不等,美团为27.2元至68.8元不等,百度为21元至70元不等,携程为22元至71元不等。

而按照记者的体验,从历山路泺源大街出发去火车站,坐普通的出租车仅需要18-20元,也就是聚合平台上的车辆其运价要高于出租车。不过,这些聚合平台目前仍在发优惠券,可以抵扣部分车费。

“大象虽大,蚂蚁多了也很厉害”

对市民好处,就是平峰时期单子要多一些,但是早晚高峰还是那些像滴滴这样的大平台单子多。“但是这些平台有总比没有好,毕竟能够多接一些单子。”

(网络图)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各地网约车政策逐渐落地,网约车平台对车辆管理越来越严格,车辆的档次也越来越高。近日,省城车主赵先生用自己的一辆MPV注册了一款打车软件,他说,自己的车在其他平台没法注册,现在先注册成网约车试试水,等觉得生意好了再去买更高档次的车型从事网约车。

省城某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分析,像济南这样的省会省城,高峰时期运力的确不足,但靠滴滴、首汽、神州打车无法满足需求,而随着市场的洗牌,原来的一些小平台被边缘化,有些甚至消失不见了。

“聚合平台把一些小平台盘活了,此前小平台只有牌照不敢上车,现在有了聚合平台,他们能够根据市场情况上车,能够对滴滴、首汽这些网约车巨头发起冲击。大象虽大,蚂蚁多了也挺厉害!”上述负责人说。

聚合平台侧重点不同

网约车竞争不再是烧钱

那为何各大平台仍旧要涉足网约车业务呢?山东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认为,高德、美团、携程以及百度做聚合平台,表面是为了抢占网约车市场,但实际上是为了让自身产业链的更加丰富。

阿里巴巴合伙人、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曾公开表示,高德要将线下交通出行企业的司机、车辆、营运经验和线上移动出行平台的连接、技术、生态能力打通,取长补短、陆空协同,共建“新出行”生态。

“这些平台都有自己的主营业务,他们把这些相对专业和单一的业务集合到自己的大平台上,平台提供了一种集成和比较,对用户来说也更加方便。有些业务是越分越细,而有些则是越聚合越大。”张汝华分析。

根据预测,网约车市场规模还将持续扩大。各大聚合平台虽然时不时地发红包,但是以后会不会出现像网约车发展初期那种通过红包吸引用户的现象?

今年以“聚合模式”逐步在全国铺开打车业务的美团称,除上海、南京仍提供美团快车服务外,其他城市都将与取得合规资质的出行服务商合作。平台支持多类车型同时呼叫,能大幅提升打车效率,“新模式侧重在用技术投入推动用户体验,不会涉及大额补贴。”

“聚合模式其实是更高层次的竞争,以往那种靠发红包吸引用户的时代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一些小平台如果通过聚合平台获得生存机会,并且能够提供合法合规的车辆以及更高水平的服务,也会慢慢赢得市场。毕竟出行还是一种服务,只有服务好了才能发展。”张汝华说。

聚合平台下打网约车

出了纠纷怎么办?

聚合平台虽然能够方便市民打车,但是随着而来的是一些服务纠纷以及投诉无门的问题。因为一些小的平台不管是资金还是技术,很难跟网约车巨头相抗衡,出了问题能够处理到何种程度很难说。

省城某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对此也有疑问:“这些聚合平台到底该不该承担责任和义务?我从你平台上叫了车,但是车辆又不是你的,这个责任该如何厘清?我们从业人员也很疑惑。”

在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陈越峰看来,聚合平台无需网约车牌照,只需要工信部信息网络业务许可即可,应该自有平台承担责任,高德等平台只是居间服务商,应用于避风港原则。

2019年8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到,指导督促有关地方评估网约车、旅游民宿等领域的政策落实情况,加快平台经济参与者合规化进程。允许平台在合规经营前提下探索不同经营模式,明确平台与平台内经营者的责任,加快研究出台平台尽职免责的具体办法,依法合理确定平台承担的责任。

“聚合平台不同于网约车平台,是比较典型的电子商务平台,但是他们也有对加入的平台进行审核的义务,要接入当地符合政策的网约车平台。此外,还要对各平台的价格、排序进行甄别。”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认为。顾大松分析:“大方向上来说,应该鼓励聚合平台的存在。现在的网约车市场垄断性太高,小平台多而弱,品质化、质量建设比较弱,在聚合平台内部能够形成竞争,对推动网约车市场的发展还是有好处。”

小网约车平台下封杀令

今年6月下旬,西安网约车管理细则为期1年的过渡期结束。西安市交通部门开始进行网约车市场专项整治,重点查处未经许可开展网约车经营的平台,挂外地牌照在西安营运、没有网约车运输证的车辆,未经背景核查、未取得网约车驾驶员证从事营运的司机。

高德打车推出了聚合打车模式,在西安接入了多家不合格网约车平台:安安用车、AA出行、阳光出行、妥妥E行、及时用车、玖玖约车等10余家。就在10月份,这10余家平台被下架。11月3日,记者从高德地图上看到,目前西安市仅留下了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神州专车和曹操出行等四种网约车平台。

另据了解,南京市也已下架秒走打车、携程用车等没有获得营运许可的平台,现在美团打车服务中只有滴滴、曹操、首约和神州可以叫车。而高德地图除了上述四种,还有T3出行。

总排行
月排行